<thead id="hlhbr"><dl id="hlhbr"><noframes id="hlhbr">
<thead id="hlhbr"></thead>
<ins id="hlhbr"></ins>
<cite id="hlhbr"></cite>
<cite id="hlhbr"><dl id="hlhbr"><noframes id="hlhbr">
<listing id="hlhbr"></listing>
<progress id="hlhbr"></progress><thead id="hlhbr"></thead>
<listing id="hlhbr"></listing>
<thead id="hlhbr"></thead>
<menuitem id="hlhbr"><del id="hlhbr"><address id="hlhbr"></address></del></menuitem>
<var id="hlhbr"><dl id="hlhbr"></dl></var>
<menuitem id="hlhbr"><del id="hlhbr"><address id="hlhbr"></address></del></menuitem><listing id="hlhbr"><del id="hlhbr"></del></listing>
Cinque Terre

技術文摘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絡學苑 > 技術文摘 > 正文

我與Blackboard的緣分

作者:admin  來源:   發布時間:2007-04-09

邂逅在斯坦福

在美國Austin聽佛教大師演講時說,其實“緣分”未必是“前世”注定,今生今世多次相遇,也是有“緣”。中國人喜歡講“緣分”??陀^也好,虛幻也罷,人生道路上總有些經歷讓我感受到這“緣分”,和Blackboard的故事也是如此。1996年,我從斯坦福大學博士畢業時,還沒聽說過Blackboard平臺。2000年,一個在日本多媒體國立研究所工作的朋友到美國來看我,一起拜訪了斯坦福大學教育學院的一位教授。這位教授告訴我們,斯坦福的教師多了兩大“秘密武器”,一個是網上評價工具markettools.com,另一個就是課程管理系統Blackboard。他興致勃勃地向我們演示了Blackboard。第一次邂逅Blackboard,就是這么不經意。

2003年9月我回到中國,在華東師范大學任教。我想用一些新式“武器”讓教學工作做得更精彩,于是想到了Blackboard。但我又很猶豫,怕千里迢迢從美國引入Blackboard會成本高昂,于是上網檢索。令我驚喜的是Blackboard公司已經與中國的賽爾網絡有限公司結成合作伙伴,成立賽爾畢博公司,在中國共同推出中文版的Blackboard平臺。接下來,我與賽爾畢博公司建立了聯系,2004年7月,應邀參加了賽爾畢博主辦的一次e-Learning演講會,題目是《向嚴密的課程組織要教育質量和效率》。

嘗試“供應鏈”新武器

漸漸地,通過對Blackboard平臺的了解和積累,我對網絡教學和傳統教學的關系有了更清晰的思考。隨著企業國際化的加深,供應鏈管理成為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對于教育管理來說,教育項目供應鏈管理是一個全新的概念,包括教師的服務、教材等課程材料,也包括教學工具的運用,貫穿了教育項目的整個管理過程。教育項目供應鏈的特殊性在于,教育服務本質上是“信息流”的過程,教師和學生對教學物質資源的“運輸”、“儲存”尤為重要。多年來,人們理解信息技術對教育的影響時存在一個誤區,認為不是網絡教學就是傳統的課堂教學,二者的紛爭也由此而起。實際上,網絡技術的應用應與傳統教學相結合:凡是使用網絡來實現的“信息流”比面對面實現的“信息流”更有效率或更受歡迎時,使用網絡技術;反之則采取面對面方式。Blackboard的課程管理系統則采用了各取所長、二者結合的方式。其優勢在于,提供了一個構建教學組織的基礎設施 ——電子郵件、討論板、公告欄,學生可以提交作業,閱讀網上材料,組織團隊活動,系統甚至還提供了學員參與網上活動的詳細統計記錄,整個系統并不受網上或網下教育項目的限制。于是教育項目供應鏈管理變得方便,學習組織的建設和管理跨越了時間和空間。比如,一個班的分組團隊合作可以有嚴密的組織,但又不必拘泥于不合理的上課時間,學習進度完全可以按照學習規律展開。

于是,我很快就開始使用Blackboard在中國的免費試用網www.learn.edu.cn 為華東師大的研究生和本科生授課。第一次使用Blackboard是為華東師大寧波大學管理干部教育碩士班學員講授“教育市場研究”課程。這門課程的挑戰在于,我僅僅有機會到寧波大學與他們面授2次,每次3天。而這門課程本身要求學員大量閱讀,組織團隊討論,并合作做一個論文項目,最后開一個項目展示討論會。課內活動雖然重要,但也僅僅是整個課程活動的主要部分之一,而不是全部。根據我的經驗,如果僅僅只有課內活動,這門課就幾乎是白上了,效果肯定很一般。這時候,Blackboard在組織課程實施方面起了核心作用。它就像是一個教學組織的活動平臺,通過這個平臺與40多名學員保持聯絡,把他們分成學習小組,把閱讀材料和課程安排通過這個平臺展現出去,組織學員有計劃、有監督地進行自我預習、小組討論、網上討論等網上預習活動。第一次到寧波大學給他們講課以后,Blackboard網絡起到了一個組織他們消化講課內容,組織調研,做項目的作用。大部分學員都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新式“武器”,用得很開心。事實證明,Blackboard在管理學校教學“供應鏈”方面具有極大的優越性。

Blackboard走入民工課堂

兩年前,我的研究興趣轉向為農民工提供盡可能多的教育。我們了解到,農民工在進入城市之前就與他們的城市同齡人的教育程度有很大的差距。進城打工以后,這些農民工并沒有像他們的城市同齡人那樣積極地利用繼續教育體系提升自己,于是他們之間的教育程度差異越來越大。為此,我在華東師大組建了一個針對農民工的繼續教育研究組,希望這項事業有助于減少收入分配的差距,提高外來人口的學習能力和工作能力,不至于將來變成城市失業的來源,也有助于使他們享受人生,擁有更快樂的生活。

從2005年8月開始,福特基金會給我們的團隊提供了資助,使我們有機會與北京大學教育學院的對應課題組合作,兩位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教授,Henry Levin和Mun Tsang對我們進行指導。于是從今年的六七月份開始,我們在上海嘉定馬陸鎮永盛公寓開始對外來人員進行知識教育的實驗,課程名稱為“信息的檢索、分析和分運用”。在課程管理中,我們使用了Blackboard平臺,對許多人來說,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試想,如今即使是在大學生、研究生教育中,Blackboard這樣的課程管理系統還未普及,怎么可能把它運用于農民工教育呢?然而我們卻很有信心,我們在調研中了解到,上海市的農民工中40%是有上網習慣的。于是我們就決定在這次實驗中使用Blackboard。我們把學員組成學習小組,他們可以通過Blackboard獲得課程文件,也可以獲得紙質文件。他們在網下面對面地組織團隊學習活動,也進行網上的分組討論活動,還把作業和網上檢索到的成果放到小組討論區。更有意義的,也是事先沒有想到的是,Blackboard竟然成為農民工學員互相給予精神鼓勵和學習組織必不可少的平臺。有一次,Blackboard升級更新,其實很快就可以用了,但我們誤以為更新尚未完成,一下子停用了四五天,結果,整個學習組織就像是發生了“瘟疫”,除了課堂內活動,一切的小組活動、討論、甚至自學都中斷了。更可怕的是,學員之間的互相鼓勵也失去了展現的地方。這時,我們的課程已接近尾聲,先前互動學習的興盛局面再也沒能恢復。課程結束,我們深刻感受到,在民工教育中,Blackboard就是一種強大的“凝聚力”。這以后我們開設了面向民工的英語課程,我們仍然使用Blackboard組織教學活動,學習使用英語來討論,他們彼此間說得最多的話就是“Do not give up”。有幾個學員后來離開了上海,卻仍是Blackboard上的???,互通信息,互相鼓勵,Blackboard討論平臺成了大家眼中的網上“英語角”。

8月底,我到北京參加一次聚會,期間為在斯坦福求學時的博士導師Henry Levin教授講述了Blackboard與民工課堂的故事,他聽得哈哈大笑。世界真的太小了,同一個平臺,既能夠吸引斯坦福學子,又能夠幫助中國民工,這又何嘗不是一種“緣分”呢?

友情鏈接: 安慶師范大學 | 中國教育科研網 | 校園門戶信息網

版權所有:安慶師范大學 信息化建設與管理處 聯系地址:安徽安慶集賢北路1318號郵政編碼:246133 聯系電話:0556-5300107

欧洲75秒秒速赛车漏洞